个人资料

编辑个人资料-修改头像

人数:

活动:

性别:女

加入:18219 天 之前

上次登陆:18219 天 之前

简介:

爱好:

[在公司嚣张]

类型:同事小说 查看:220 加入时间:769 天 之前

   马莉在公寓中来回走动着,我坐在沙发上,端着茶杯,轻抿了口茶,说道:“马莉姐坐下休息一下吧,你都晃悠了半个多少小时了。”

马莉转过身,双手叉着腰,瞪着我,略带焦急的吼道:“怎么办,你说怎么办,本以为老头子知道魏山背叛我,一下就能把他给踢走,不曾想,老头子到现在还这么向着他。”

我晃动着手中的茶杯,不让茶叶粘到茶杯上,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车到山前必有路,不要这么着急,办法总会是有的。”

“怎么能不着急,我欠人家好大一笔款子,到时候还不上,他们肯定会来找我麻烦的。”马莉说完就有点后悔,这些话本不应该对我说的,不过见我并不在意,也就放下心来。

我其实早就猜到她是手中缺钱了,要不怎么这么着急把魏山搞掉呢,让我做那个傀儡经理明摆着是让我替他还账。

我安慰了她一下,说道:“其实上次你给我说把魏山搞掉的时候,我就预感到你老爸不会轻易让魏山滚蛋的,毕竟你老爸让他洗了那么长时间的钱,那家伙多少会知道点内幕的。”

“那可怎么办,还不到钱我可就惨了。”马莉愁眉苦脸的望着我。

我端着茶杯又喝了一口,轻轻笑了笑,马莉见我这个样子,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样,扑到我身边,扶着我的双腿说道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,快告诉姐,姐今天保管让你high到极致。”

我摸着马莉可人的小脸蛋说道:“办法倒是有一个,也很简单,保管让你老爸让魏山滚蛋。”

马莉又急忙问道:“什么办法,快说啊,急死人了。”

我附到她耳边,对马莉说如此、如此。

马莉听完我说完这些,顿时笑了起来,道:“遇上你真是我的福星,你这个方法肯定能让他滚蛋,还说你不会当经理,你要是接管了公司肯定能比那个混蛋强。”说完,温柔的拉开我的裤链,掏出我的小兄弟把玩起来。

我被马莉弄的一时火起,让她把屁股撅起,掀开她的裙摆,扣上了她的小穴,不一会儿,那里已经潮湿的不行了,我把她抱在自己的身上,看着她忘情的样子,一阵恍惚,这个女人的穴越日越有味道,等我掌控了公司,一定要帮她戒赌,那样才能完美。

翌日,魏山公司的财务室,马莉对着主管财务的眼睛美女姜枫喊道:“我是他老婆,这间公司都是我的,我支点钱怎么了?”

姜枫扶了扶眼镜,有些很为难,柔声说道:“马太太,不是我不给您取,公司有公司的规定啊。”

马莉拍了一下桌子,说道:“别给我扯这些没用的东西,你把钱支给我,记上是我支走的。”

见姜枫还是不肯就范,马莉半哄半吓的说道:“你是财务主管,应该知道我的后台是谁,再说,不要以为你跟魏山那些事情做的隐秘,我心里明白的很,要是让我在公司里捅透了,看你下半年怎么结婚。”

姜枫有些害怕了,一支手颤抖着摸了摸茶杯,又缩回手来,不安的在椅子上扭动着,颤声说道:“那天的事情是经理强迫我的,不是我主动勾引他的,求你不要公开,我什么都能答应。”

马莉瞬间有点错愕,其实她也是诈一下姜枫,谁知魏山真的和姜枫有一腿,不过魏山的女人太多了,也不在乎这一个两个了。

姜枫见马莉半天不说话,只是一直盯着她看,心中更加的害怕,飞快的在电脑上打着什么,过了一会儿,问道:“马太太,你要取多少?”

马莉想了一下,问道:“先取五十万吧,你直接就给你们经理说是我逼你取的,量他也不敢怎样。”

姜枫飞快的开出一张转账支票,递给马莉说道:“马太太,这个月只能取这么多了,前一段时间经理取过一次五十万,再取公司财务就周转不开了。”

马莉一听顿时来了精神,问道:“他取过一次,什么用途?”

姜枫摇摇头,说道:“经理那时只是让我取钱,并没有说什么用途。”

马莉想了一下,也没有再说什么。

马莉回到住处给我打了个电话,说道:“情况有些不妙啊,魏山前一段时间已经支过一次钱了,难道他早有预谋了?”

我这边心中暗笑,那钱就是我逼他取的,他有个屁预谋,不加思索的说道:“这不是更好么,没几天就月底了,到时候你去公司把公司这几个月的财报弄一份出来,拿给你老爸,就算他今天把你取的这笔钱告诉你老爸,你到时再反咬一口,不就更坐实了他从公司转钱的事了,今天的这笔钱他肯定说不清楚了。”

马莉在电话中亲了我一口,哈哈大笑着,说道:“你真阴险,你这种人才真是难得,我保证等把魏山搞走后,你来接替他。”

我又和马莉调笑了几句,就挂上了电话。

马莉不提上次魏山被我逼着取钱的事情我都有些忘了,给谢芳怡钱之后,在她家楼下还见过魏山几次,难道谢芳怡还有什么在隐瞒着我,想了一会儿,有些头痛,索性不想了,现在我还不是有钱人,出租车还是要跑,钱还是要赚的。

果不其然,魏山拿着公司的财报去了马市长家中,马市长看过报表之后,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,看了一眼魏山,给马莉打了一通电话,让女儿回来一趟。

马莉几天前就把公司的财报拿到了,姜枫这次很配合,只是复制一张财报而已,并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情,一般人不能给,但是马莉来了,就算这个女人没有抓住自己的把柄,财报都能给马莉。

马莉来到父亲的家,看到魏山正在父亲面前小心翼翼的坐着,晃着手中的小包,来到魏山面前说道:“呦!这真是稀客啊!这都离婚了,还来我家做什么,揭短么?”说着把包往沙发上一甩,翘着二郎腿做在了沙发上。

魏山并没有说什么,马市长发话了,说道:“小莉,不说以前的事情了,今天我让你来,想问你点事情。”

马莉看着父亲轻松的问道:“老爸,有什么事情我们自己说么,非要叫这个恶心的人来做什么?”

马市长沉声说道:“小莉,说过了不说别的了,我就是问你一下公司的事情?”

说着把魏山拿过来的财报扔到了马莉面前。

马莉拿起财报随便扫了几眼,就又放了回去。

马市长接着问道:“小莉,不需要解释点什么?小山每个月给你的钱已经不少了,以前说过不许你插手公司的事情,这次是怎么回事?”

马莉瞪了一眼在那边暗自得意的魏山,从小包中把早已准备好的财报拿了出来,递到父亲面前,说道:“老爸,我这里也有一份公司的财报,您先过目一下。”

马市长接过财报,上面早已经把可疑之处表明出来,不用太费劲,就知道魏山也取过一次钱,看完之后把财报往魏山面前一摔,有些温怒说道:“小山,你先来解释一下吧。”

魏山拿起马莉准备好的财报顿时手脚冰凉,他当然知道这笔钱,拿给马市长的财报并没有把自己支走的那笔钱显示出来,想到这两个月把钱补出来,就能把账目走平,谁知道马莉竟然也拿回一份财报,并且还能找到自己的漏洞,以前这个女人并没有这么聪明啊。

马市长盯着魏山微颤的身子,见他什么也说不出来,就说道:“罢了,你先回去休息一段时间吧,那笔钱就当你跟马莉的分手费吧,我就不再追究了。”

魏山轻轻的把手中的财报放下,看了一眼马市长,又看了一眼马莉,落寞的走出了马莉的家门。

等魏山走后,马莉从包中取出一张银行卡在父亲面前晃了晃,马市长有些疑惑。

马莉说道:“老爸,这是我从公司支出来的钱,一分不少,给您。”

马市长这时才笑了起来,说道:“我就知道我女儿肯定会给我一个说法的。”

并不接马莉递过来的银行卡,接着说道:“这钱你拿着吧,老爸我也不差这点钱。”

马莉本来就没打算把钱还给老爸,只是在做做样子,说道:“我在公司安排了一个财务,就是怕这个混蛋骗您的钱,在他取钱之后,我就也取了一笔。”

马市长含笑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还是女儿贴心,外人还真靠不住,不过这种事情以后就不要发生了,不能再从公司取钱了。”

马莉得意的说道:“知道了老爸,以后绝对不会了,对了,魏山一走公司就缺人打理了,您安排好人了么?”

马市长说道:“这事发生的有些突然,再说了魏山的公司并不是我的核心,还没有什么人选,怎么,你有人选么?”

马莉笑着说道:“当然了,我认识一个海归以前就是经营公司的,最近把公司卖了,闲了下来,正好能过来打理一下。”

马市长说道:“这个人可靠么,毕竟这间公司跟我有联系,一点不慎,就怕有麻烦。”

马莉看老爸要松口,连忙说道:“可靠,可靠,绝对可靠,我能给您介绍不靠谱的人么?”

马市长点点头,说道:“那容我再想想,过两天给你信儿,来,你成天在外面疯,也不着家,回来一趟摔门就走,今天高兴,来一起吃饭吧!”

马莉现在也不想逼老爸太紧,毕竟魏山已经被她搞走了,公司早晚都要安排打理的人,今天好好跟老爸增进一下感情,肯定能把经理的位置弄过来。

这天晚上马莉对马莉来说,应该是近几年最高兴的一个夜晚,本想在自己家中过夜,可是老爸晚上有事被人叫走了。

马莉的母亲在马莉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,父亲一直没有再婚,但马莉知道他不缺女人,自己一个人在家里没有什么意思,就回到自己的公寓,躺在床上兴奋的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,给我打了电话。

我接到电话的时候,正在出车,没办法生活所迫,每天的柴米油盐还要靠自己去赚,我在电话中听到马莉的那兴奋劲,就知道她办成了,现在都快凌晨十二点了约我过去,肯定是越我打炮去的。

去她家的路上,我其实并没有什么兴奋的,一个傀儡经理而已,不过不用再每天这么辛苦的开出租车了,盘算着这两天就把出租车包出去,每个月只收份钱就行了,如果这个经理当不下去了,还能回来跑出租。

刚把马莉家的门关上,这骚货就扑到了我身上,跑了一天的出租,身体的疲惫可想而知,差点把我给扑倒,但是我定睛一看,顿时浑身的疲惫劲就全没了。

马莉身着一件薄纱睡裙,里面还没有胸罩,睡裙短的只能盖到臀部上沿,下身的小丁字裤根本就遮挡不住那淡粉色的阴唇,马莉的阴唇肯定是去美容过,要不到这个年纪了怎么还是这么嫩。

我站稳了身子,拖着马莉的美臀,让她的淫穴正对着我小兄弟,我走到沙发边上,让她骑坐在我的身上,我也顺势坐了下来,明知故问道:“怎么样事情办成了没有?”

马莉亲了我一口说道:“马到成功,估计这几天就能任命你来公司了,我回头去给你办个假证,我给我老爸说你是海归。”

我有些惊愕,说道:“海归?怎么不说我是大象呢?这么能吹。”

马莉嘻嘻的笑着,一只手摸上了我的小兄弟,说道:“让我摸摸大象的鼻子看长不长。”

我跑了一天的车,身上黏糊糊的,对马莉说道:“等我先去洗个澡,等下我们大战三百回合。”裤子由于有点紧,小兄弟在里面挺立着坐着还感觉不出来,站起来就感觉到憋的难受,也不理马莉在后面呵呵的笑着弯着腰走进浴室。

男人洗澡一般很快的,我当然也不例外,洗过头,浑身用沐浴液擦了一遍,认真的用热水冲了一会龟头,在网上看到这样能延长做爱的时间,每次做爱之前我都会这样做。

正洗着,马莉已经热不足脱的精光走了进来,看我在冲暴涨的小兄弟,三两步走到我身边,从我手中接过喷头,帮我揉搓着,女人的手比男人的手细腻的多,尤其是马莉这种高品质的女人,手更加的细嫩,帮我冲洗小兄弟时别有一番滋味,弄的我差点缴了枪。

我实在是受不了马莉对我的挑逗了,还像刚进门时抱起她,不过这次二人都没有穿衣服,小兄弟一下就捅了进去,就这样抱着她从浴室走进了卧室,这种刺激,已经使她高潮了一次。

又是一个无眠之夜,我已下定决心把车包出去了,也不在乎早晨几点起床,醒来时这个懒女人还是搂着我,我勃起的小兄弟挺在她两腿之间,像是还要进去的样子,也不管她睡没睡醒,直接翻身就上,马莉在睡梦中又达到了一次高潮。

把出租车包出去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,现在有照的人多,能买起出租车的人少,勤勤奋奋跑一个月的出租挣得其实并不少,加上我的朋友不少,一上午的功夫就把车包给了个托底的人。

这些天来在家里就是上上网,打打游戏,其实天天过这种日子也是很无聊的事情,我正在那里伸着懒腰,电话突然响了起来,一看是马莉,我知道肯定她运作成功了,让我去公司上班去,果不其然,我猜的一点都没有错。

我穿上马莉置办的一套行头,挺着腰杆走进了公司大门,那个前台小妞还在那里,并没有跟魏山离去,她还记的我,问道:“先生,您又光临了,经理今天不在,请问您还办业务么?”

我朝她嘿嘿的笑了笑,说道:“今天经理就来了,走带我去会议室去。”

马莉早已经在会议室等我了,前台小妞听到马莉宣布我为公司的新任经理后,满脸的惊讶,在经理办公室里马莉又给我交代了一下公司的大概事情,就急匆匆的走了,估计是见公司有放心人打理,又去赌钱了吧。

我等马莉走后,招呼前台小妞过来,这小妞看着还真嫩,局促的站在我这个新任总经理面前,一声也不吭。

我温柔的问道:“见你好几次了,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?”

前台小妞腼腆的答道:“我叫左秀芬!”

这时,我突然变了脸色,拿出一个平板电脑,放在办公桌上,沉声说道:“小芬,过来看看这个!”

左秀芬看到我平板电脑上的照片时,顿时脸色苍白。

可以想象到左秀芬看到自己给魏山做口活的那张照片,是多么的震惊。

我见目的已经达到,换了一种口气,对左秀芬说道:“虽然只有背影,但根据场景与男人你应该能判断出这张图片中的女人是谁吧?”

左秀芬咬着嘴唇,紧盯着平板电脑上的那张照片,眼泪一直在眼眶中打转,也不回答我的问题,我收起电脑,不想再刺激她了,柔声说道:“别害怕,我不会传播出去的,你是从农村出来的姑娘吧!”我转换了一个话题。

左秀芬见我收起了电脑,稍微放松了一点,看着我点了点头。

我接着道:“我知道你肯定有自己的难处,要不怎么能轻易上那个混蛋的床呢。”

左秀芬又是点了点头,我笑了一下,示意她坐下,左秀芬坐在我对面,紧并着双腿看着我。

我紧盯着她的眼睛,左秀芬不敢直视我,低着头,我说道:“其实我也没有什么恶意,也不想要你的身体,只是想跟你了解一点情况,随后这些照片我会把它删除的,我留着并没有用处。”

左秀芬抬起头,脸色已经好了很多,细声说道:“什么问题,只要我知道的一定会如实告诉你的。”

我满意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魏山倒了,这个你应该很清楚的,我感觉你并不是很喜欢他,为什么还要和他上床呢?”

左秀芬听到“上床”两个字时,身体一震,神色又是一暗,说道:“经理你也知道,我是从山里出来的,家里为了供我上大学已经倾尽了所有,前一段时间我娘生病,需要一万块钱,这对我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,我只好先向魏经理预支一些,谁知他趁人之危非要我的身体,我也是没有办法的!”

我听着左秀芬在诉苦,心中无限的感慨着,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,左秀芬涉世未深的一个小女孩儿,身世有这么可怜,我真的不忍心再伤害她。

于是把平板电脑又拿出来,左秀芬看到电脑后神情变的又十分紧张,我对她说道:“那些照片都在这个电脑中了,其实我拍这些照片并不是针对你,你可以看看其中的每张照片,并没有你的正面,现在把电脑送给你,你拿回去自己全部删了吧。”

左秀芬用颤抖的双手接过电脑,正要走,我接着说道:“先别走,我还没问完呢!”

左秀芬已经平静了很多,双手抱着电脑挡在胸前,无辜的看着我,我说道:“以后你不要干前台接待了,我刚来也没什么认识的人,先来当我的秘书吧,工资翻倍,这样你能贴补一下家用。”

这个小女孩儿先是被我吓的够呛,然后被我这么一哄,眼泪再也止不住从眼眶中滑落下来,其实我这么干也是有我的用意的,我刚来这间公司人生地不熟,一点业务也不懂,虽然员工们当面不敢说什么,但私下里肯定会有一些消极情绪,并且我发现左秀芬以前是学会计的,能帮我迅速掌握公司的情况,别人又不敢相信,先把她提拔起来再说。

我看她哭的梨花带雨的,递给了她一张纸巾,说道:“把眼睛擦擦吧,再哭脸花的都能去唱戏了。”左秀芬听我这么一说又笑了出来,真是没有什么心机的小女孩儿,我接着说道:“走我带你回家收拾一下,等会儿我带你去置办几套行头,我的女秘书穿着前台的工装我会很没面子的哦!”

公司有经理的专用车,我也没叫司机,自己把车开出了停车场,左秀芬坐上副驾驶的位置,公司的工装连衣裙其实还是挺短的,不知道是谁设计的,应该是魏山这个色狼,不过这也满足了我的胃口,当左秀芬坐进车里的一瞬间,裙子向上翻起了一点,我隐约看见了里面纯白色的小内裤,心中一荡,又回忆起初见谢芳怡时的情景。

左秀芬看我紧盯着她的大腿,不好意思的叫了声“经理”。我这才缓过神了,我挠挠头,这小妮子把短裙往下拉了拉,不过裙子太短了,怎么也遮挡不住她那迷人的大腿。

开车到了左秀芬住处,我见这里的楼房陈旧的很,想必租金也不是很贵吧,这小妮子还真的挺会过日子的。

左秀芬准备下车,看我还稳稳当当的在车上坐着,说道:“经理上去坐坐吧,可能要等一会儿。”

我调笑了她一句,说道:“不了,我就在车中等你吧,万一上去了看见你换衣服多不好意思。”

左秀芬小脸一红,也不再理我,逃命似的往家中跑去。

在车里等的时间还真的不短,足足有半个多小时,才看到左秀芬从住处出来,我看她已经重新画了一次淡妆,把哭花的眼圈仔细的整理了一边,再也看不出来哭过的痕迹,把工装也换下来了,下身穿了一件短短的热裤,搭配着上身的无袖短衫洋溢着青春的活力。

我在车上紧盯着她,看的她有些不好意思,由衷的赞美道:“没想到你不穿裙子显的更漂亮了。”左秀芬低着头玩着衣角并不接我的话茬。

由于我比较喜欢女人穿裙子,尤其是身材好的女人,在商场中为左秀芬买了两套职业短裙,又买了几双丝袜,各种颜色都有,我会不时的想象着这些衣物穿在她身上会是什么效果。

购物完毕,左秀芬拎着大包小包跟在我身后,小妮子被我时不时逗的眉开眼笑,爱购物是女人的天性,不论穷富。

带着这么多的东西没法回公司,我只好再去左秀芬家中让他把东西放回去后再跟我去上班,本来我还打算在车里等她,可是这小妮子死活都要我去她家坐坐,盛情难却我只好跟她上去了。

她家房子很小,摆设也很简单,看不出有什么值钱的东西,不过屋子倒是很干净,有一种很温馨的感觉,可以看出来这小妮子是个勤快的小女人。

家中连个沙发都没有,左秀芬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,让我先坐在客厅的凳子上,就进卧室放东西去了,很快就走了出来,我见她还是这一身,说道:“换身衣服吧,下午我要去工地上看一下,你穿成这样有些不太正式。”

左秀芬听话的又回到卧室中,把门虚掩上,她的卧室门没有锁,想关也关不上,虚掩上的门在她进去后又悄悄的开了一条缝,我坐的位置正好能看到里面她在换衣服的样子,我顿时心头一热有种想进去的冲动,可是转念一想,刚刚树立起来的良好形象在推开门后又要倒塌了。

我还是忍住了进去的冲动,当这个小妮子从卧室走出来时,眉宇之间似乎有些失望,不过看见我的瞬间又高兴起来,她已经穿上了我给她买的那套职业装,上身的乳沟呼之欲出,修长的大腿上配着一双黑色丝袜,看的我鼻血差点流出来。

我强忍着冲动走出了左秀芬的家门。

一晃来公司已经好几天了,来这里之前,跟马莉有过协议,每个月往她的账户上打五十万,对这个公司来说五十万并不是什么难事,左秀芬并不是一个花瓶,她做起事情来还是井井有条的,在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帮我理了一遍公司的账目,在做这些的时候,我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。

去年年底因为公司奖励,谢芳怡竟然得到一套房子,地址竟然是谢芳怡现在住的那个小区,我让左秀芬去房产中心查询这套房子归属的时候,竟然显示的是谢芳怡的名字,还有更奇怪的事情,直到上个月魏山走的时候谢芳怡竟然还领着公司的工资,工资标准相当于公司的中层领导,这里面的事情不简单。

公司现在基本上是空壳公司了,每个月马莉老爸的钱从这里走一趟,再转出去,不过公司好像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。

我拿出电话给谢芳怡打过去,想晚上去问问她究竟是怎么回事,可是那边的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挂了,再拨过去就是关机的声音,我有些生气不再拨打了。

遇到这些情况,我有些挠头,魏山滚蛋了,丢下一屁股烂摊子,我得把这些事情告诉马莉。

约了马莉晚上在咖啡馆见面,一见马莉,我就迫不及待的对马莉说道:“这家公司很有问题啊,快被魏山给搬空了,我发现一处房产,很有问题。”

马莉搅了搅杯中的咖啡,说道:“你说的那处房产我老爸已经知道了,已经派人把那处房产冻结了,不可能让他卖出去的。”

我惊讶的看着马莉,马莉接着说道:“我老爸把魏山赶走之后就安排人去查账了,也发现了问题,问过我,我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”

我点点头,说道:“那怎么办?”

马莉笑了一下,说道:“他跟我老爸斗,还嫩点,你在公司好好干,我和老爸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我这才放下心来,这几天把我忙的有点晕,本想晚上和马莉温存一下,谁知道在这里还没有坐多久,电话就把马莉叫走了,留下我一个人枯坐着。

一阵无聊,在脑海中想了一圈,想给左秀芬打个电话,还没掏出手机,手机却响了起来,是个陌生的电话打来的。

“你好,请问那位?”我不慌不忙的问道。

“我谢芳怡!快来救我,我被关起来了。”电话那端响起谢芳怡焦急的声音。

“芳怡姐,你怎么了,你在哪?被谁关起来了?”我听她说的焦急,一连问了他好几个问题。

谢芳怡焦急的给我说了地方,像是那边来了什么人似的,就匆匆挂了电话,我这边一头雾水,不知道她是什么情况。

我也不在想什么了,知道谢芳怡说的地方在市郊,抓起衣服就往他所说的地方赶去。

到地方我观察了一下,非常的偏僻,也不知道谢芳怡说的是真的假的,魏山前一段时间好像跟她还有些来往,要是他们合起伙来整我,我可受不了,我给1 10打了个电话,说这里有人被绑架了,让他们快点来。

做完这些,我心放下了一半,不过还是好奇谢芳怡是不是真的被绑架了,走到她说的那栋楼下,发现上面有昏暗的灯光,四下看了一下,没有人,我悄悄走了上去,趴在门口,听见一个女人在细声哭泣,正是谢芳怡的声音。

这时,一个男声响起:“你这个臭婊子,快说那五十万去哪了,我当初给你钱就想铺条后路,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,你不说钱弄哪了,我就杀了你。”这说话的人不是魏山还能是谁。

我听到这里,以为魏山要行凶,一脚把门跺开,看着魏山头发凌乱,一手拿着刀,另一只手抓着谢芳怡凌乱的头发,谢芳怡身上好几处受伤了,伤口处殷着血。

魏山见我一个人闯了进来,并不是很害怕,拿着刀朝我这边走了过来,哈哈大笑着,说道:“你来的正好,你就是不来,我也要去找你。”说着就要朝我扑来。

我退了一步,急忙说道:“你等一下,我知道那五十万的下落。”

魏山猛的来了一个急刹车,楞了几秒钟,问道:“你知道?快说,要不我就杀了你。”说着晃着手中的刀。

我听着有些好笑,但不敢笑出来,对我们都说杀了,不知道真敢下去手不。

我接着说道:“钱都买出租车了,一时间还拿不回来。”

魏山冷笑了一下,说道:“这个小婊子也是这么说的,你们TMD的都在耍我,我劈死你。”说完,朝我劈了过来。

突然后面大喝一声:“站住,不许动。”

这声大喝把我也给吓了一跳,魏山也是像雕塑一样,举着刀定在了那里。

我扭头一看,我身边冲过来一个警察,拿着枪指着魏山,不一会儿,身边又冲过来好几个警察,都是拿着枪指着魏山,看到魏山在那里不动,又是刚才那个粗壮的声音:“把刀放下,双手抱着头蹲下。”

魏山不甘心的丢下手中的刀,蹲了下来,几个警察冲过去,反手扣着魏山的双手,把魏山的脸贴到地上,魏山恶毒的看着我,我扫了他一眼后,脱了我的上衣把谢芳怡包了起来,谢芳怡颤抖着身体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神来。

回到了谢芳怡家中,她才彻底的放松下来,只是抱着我一直在那里哭,我看着她狼狈的样子有些不忍,拍了拍她的肩膀,示意让她去梳洗一下,谢芳怡抹了一下眼泪,也看了一下自己,自己这些天来都没洗过澡,浑身上下粘的难受,就要起身去浴室洗澡,刚站起身来,就要往地上栽。

幸好我眼疾手快,早有预料,一把扶了上去,看她自己是真的洗不成澡了,我脱下自己的衣服,帮她也脱了个精光,抱起她走进了浴室,我把她放在浴缸中,刚才进来时我已经调好水了,我坐在浴缸旁,轻擦着她身上柔嫩的肌肤,虽然小兄弟已经高高的翘起,但我内心中丝毫没有任何杂念。

谢芳怡看了一眼我翘起的小兄弟,对我苦笑了一下,我知道她的意思,说道:“今天好好休息,其他的事情等你好了再说。”

只是把谢芳怡身上的泥垢洗掉,她身上还有挫伤,不能在水中泡的太久,我把她从浴缸中抱出,用浴巾裹了起来,轻轻的放在了床上。

我看了她一眼,她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,只是精神上受了刺激,把她安顿好以后,我转身就要回家。

这时,谢芳怡用她微弱的声音说道:“别走,能留下陪陪我么?”

我知道她现在非常需要人陪,也不忍心离去,就在她身边躺了下来,很快,谢芳怡的呼吸均匀起来,看来是进入了甜蜜的梦乡了,经过这一晚上的刺激,我也有点疲惫了,慢慢的也进入梦乡了。

早晨,我被小兄弟上一阵阵传来的快感所吵醒,低头看了一下,谢芳怡趴在我的下身努力的允吸着我的小兄弟,看来她昨夜睡的还不错,早晨起床就有了性致,我任她舔了一会儿,把她拉过来,一阵云雨过后我俩都平静的躺在床上。

在床上躺了许久,谢芳怡给我讲起了她和魏山的真正关系,原来魏山早就发现马莉对他开始不满,早早的就开始转移公司资产,和谢芳怡好了这么长时间,虽然其间也不断和其它女人来往,但和谢芳怡还是有一定感情的,给谢芳怡的房子就是为了转移公司财产,而谢芳怡找到我开始只是在利用我,魏山以购买原材料为名转移了五十万,借我的手给了谢芳怡,谢芳怡看我跑前跑后为她联系出租车的事情,开始并没有在意,可后来看我处处为她着想并不求什么,开始对我有了些许好感,当魏山被踢出公司之后,来找谢芳怡要钱的时候,谢芳怡当然拿不出来,就像他说明买出租车了,魏山当时方才大乱根本不相信她所说的话,他前一段准备搞房产,知道市郊有一处废弃的民房,就把谢芳怡关在了市郊的偏僻之处,一直在逼问谢芳怡五十万藏在什么地方,谢芳怡趁魏山不备,偷了他的手机给我打了电话,魏山发现后有些狗急跳墙,后面就是我所知道的了。

我听她说完,看着她可怜兮兮的看着我,她已经知道我接管了魏山的公司,这套房产早晚要被收回的,我对谢芳怡的感情有些复杂,我知道经过这些事情之后,谢芳怡还是喜欢我的,最后想了半天,对她说道:“这套房子我是无能无力,我也无法左右这套房子的归属,还要马莉说的老爸,到时真不行你就去我那里住吧。”

谢芳怡激动的点了点头。

在跟谢芳怡腻味了两天之后,我又回到了公司,听到了一个让我震惊的消息,马莉的老爸因为贪污被双规了。

这个消息令我担惊受怕了好几天,见并没有人来收缴这家公司,公司的一些业务还是正常的往来。

马莉来到公司,她双目通红,呆坐在我面前,过了许久马莉在我面前痛哭了出来,说道:“我爸这次估计永远出不来了,我去见她的时候他悄悄对我说这家公司是他给我安排的退路,希望让我好好的经营。”

我听她这么一说也放下心来,把她抱在我身上。

 
 
 
收起
展开

最新通知:青草app 全民代理上线啦!青草app 现面向全球招聘代理,零门槛零投资; 永久提成,实时提现;最高返利80%; 一键转发,快速分享,多劳多得! 月月零花不用愁!还等什么呢! 详情咨询代理在线QQ:843405211

收起公告